当前位置:文库下载 > 所有分类 > 人文社科 > 文学研究 > 审美中的自我身份认同——论向延斌《红枫树下的呢喃·枫叶飘飘》
侵权投诉

审美中的自我身份认同——论向延斌《红枫树下的呢喃·枫叶飘飘》

第2 8卷第 5期 2 0 1 3年 1 0月

Vo 1 . 2 8 N o. 5 oc t - 2 01 3

J o u r n a l o f L i u z h o u Te a c h e r s Co l l e g e

审美中的自我身份认同 -

论向延斌《红枫树下的呢喃 枫叶飘飘》 田右英 5 4 5 0 0 4 )

(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,广西柳州

要:在向延斌的《红枫树下的呢喃 枫叶飘飘》里,有一个充满抒情意味的词就是“家乡”。家乡是自我灵魂的

安息地,是“我”梦里故事的背景,是自我身份认同的隐喻。作品中的“自我”被放在双重视域中,作为游子的观光游客

角色和充满地方传统道德、土生土长的瑶山人角色相互交织。家乡的形象在想象性的追思中和现实的自我链接在一 起,发生着互文的关系。

关键词:《红枫树下的呢喃》;自我;身份认同;双重视域 中图分类号: I 1 0 6 . 6 文献标识码: A 文章编号: 1 0 0 3— 7 0 2 0 ( 2 0 1 3 ) 0 5— 0 0 4 4— 0 4 银窝,不如家里的草窝”。那葫芦山下家乡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永远都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 灵里。

广西少数民族作家向延斌的散文集《红枫树下的呢喃》于 2 0 1 1年荣获第四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 “花山奖”,在这个集子里,一共收录了四辑目录,总计

6 O多篇散文。第一辑《魅力红河》,第二辑《枫叶飘飘》,第三辑《踏破青山》,第四辑《十年树木》。在这四个辑子中,都渗透着向延斌对地方文化的特殊眷念, 体现了他的乡野情趣和写作追求。而第二辑《枫叶飘飘》里收录的 1 6篇散文,是这个总集子的中心,是向延斌文学创作的根基,是让作者心灵放飞的天空。本文主要分析《枫叶飘飘》中呈现来的自我身份的审美 认同意识。 一

我喜欢在深秋的季节回转家乡,因为这是一

个丰收的季节,当我站在故乡村前那个山坳口 上,抚摸着身边那颗巨大的红枫树时,思念之情 像眼前的小河水一样立即奔涌在我心间。经过这些年风霜雨雪的洗礼,我感觉这株红枫树的外皮更粗糙了。在飒飒往下飘落的枫叶声里,我似

听见一个声音在呼唤:儿啊,你终于回来啦! 那一瞬,我落泪了。…。’

家乡:自我身份认同的隐喻

从上述抒情性的表达里,我们看见了一个远离家

乡的游子对自我身份的定位。只有在故乡的视界里, 自我才是安全的,自我才会有归宿感。“家乡”为自我的存在提供了一种传记的经验世界。因为“地方确实是世界上大多数存在的一个基本方面……对个人和

在《枫叶飘飘》里,有一个关键词就是“家乡”。循

着“家乡”这个关键词,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迷醉于家乡 山水而不能自拔的人。在向延斌的散文世界中,“家 乡”既是一个描写性的词汇更是一个抒情性的词汇。 在家乡的一草一木中,向延斌抒写着自我对家乡情结

对人的群体来说,地方都是安全感和身分认同的源 泉”。”那一声催泪的“儿啊,你终于回来啦!”,以第

的信仰与执着。在《红枫树下的呢喃》中的开始就有 这样的抒情文字。 -

二人称的“你”来提起我的乡愁,让“你”成为我生命复合体中永远的痛感因素。而这个“你”,散落在家乡的每一个角落,每一个具体可见的景观之上。每一个具 体的景观构成了人与人、人与环境的死生之间的纠

f个人的心里,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。

得意时想到它,失意时想到它。无论是辽阔的空

间,还是悠邈的时间,都不会使这种感情褪色。 人生旅途,起点站便是家乡。俗语说“金窝

缠,“景观不仅仅是我们所看到的世界,它是一种结构。一种这个世界的复合体” _ 2 1 2 6 o家乡那颗在风雨

[收稿日期] 2 0 1 3— 0 8— 2 6 [基金项目] 2 0 1 1年教育厅自筹经费课题 ( 2 0 1 1 0 6 L X 6 8 5 ); 2 0 l 1年度来宾市教育科学规划 A类课题: ( L B J K 2 0 1 1 A 0 0 3 ); 2 0 1 1年度 广西教育厅科研项目( 2 0 1 1 0 6 L X 6 8 3 )。 [作者简介]田右英 ( 1 9 6 8一),女,广西恭城人,副教授,文学硕士,研究方向:文学与文艺理论。 4 4

审美中的自我身份认同——论向延斌《红枫树下的呢喃·枫叶飘飘》

第1页

猜你喜欢

返回顶部